关于选专业,这位“80后”说得太有道理了

凭借着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,83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,获得了中国科技界的最高荣誉——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2018年1月8日,习近平总书记向其颁发奖励证书。

记者:领奖的时候我看您外表很淡定,但是我不知道您内心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王泽山:

习近平总书记亲自给颁奖,那当然这个很受鼓舞、很振奋,确实是这样的。还有一个呢,感觉这么多年,我一生当中一个很好的总结,毕竟我做了一些事情,对国家、对个人都有一个很好的总结和交代。

无论选什么专业 走在军工报国这条路上最重要

如果从学习这一专业开始算起的话,王泽山在63年的时间里只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研究火炸药。

1954年,19岁的他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(即哈军工),全班不到20名学生当中,他是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。

王泽山:

第一个是做国防这个想法比较坚定;第二个到哈军工以后看到这是一个冷门,没人报,在我的心态里,没人报,我报吧。国家需要的,都是有用的。二是成功不成功跟专业并没有绝对关系,不能说你选了热门专业就成了,你选冷门专业你就不成,没这个说法。

记者:在你心里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王泽山:

就是要做出成果 ,要对国家,对各个方面都要有贡献。

出生于东北的王泽山经历了伪满洲国、解放战争和新中国成立的年代,考入哈军工是实现他军工报国理想的开始。

他所研究的火炸药曾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,然而近现代以来,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远远落后于西方大国。当时国内火炸药的生产和研究主要依靠前苏联援建,攻克核心技术,实现超越和创新是一代人的使命。

敢于创新 五年内两次登上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

1985年,一项世界性难题摆在了他面前。

和平年代,硝烟渐远,储备超期的火炸药对环境和社会构成了重大:。露天焚烧、海洋倾泻、深井注入等国外常用的销毁方法,不仅浪费,还造成环境污染和爆炸事故,因而受到国际法的禁止。

当时,世界各国也都在努力研究报废弹药处理的难题,但是弹药种类多、药型复杂、风险大,使得这项研究进展缓慢。与跟在他国后面做研究不同,王泽山希望走一条自己的路,做出超越国外水平的原创成果。

王泽山:

过期是在军用过期,这个叫服役期间,实际上这个成分还是有用的,只是在军事上,它可能不能满足某些性能。但是不做军事应用,它这个性质还可以。第二个假如说看了储存期要超过,我还可以把它转化重新改制,确实有的就可以继续做军品。

五年的时间,王泽山带领团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攻关项目,下工厂、跑部队,攻下了一道道难关。把国家每年上万吨退役或废弃的火炸药,变成了二十余种畅销国内外的军用和民用产品。

王泽山的研究成果,填补了该领域的技术空白。作为该技术的第一发明人,王泽山摘得199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。

此后,王泽山迎来了自己科学研究的大爆发。他再次向国际上难以攻克的尖端技术发起挑战。通过研究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,王泽山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,经过反复实验验证,采用这种低温感发射装药,武器膛压的温度感度可由原来的15%至30%降低到3%以下,发射威力提高15%以上。

时至今日,其材料工艺、弹道和长储等性能仍全面优于国外技术。凭借这一技术,王泽山获得199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。

王泽山:61岁时仍能感到一种紧迫感

彼时,王泽山61岁,享誉无数,选择功成身退也是一种圆满,但他却越发有一种紧迫感。

王泽山:

获得第二个发明奖以后,实际面临着确实好多需求。就感觉这个任务需要做,我要是做不好,没脸见人。国家交给你的事情,这就是使命。

使命和热爱是人生最大的推力。在可以退休的年龄节点,王泽山仍然选择继续攻克新的国际难题。比如另辟蹊径,发明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模块装药技术。这项发明使我国的火炮装药技术足以傲视全球。

目前,这项核心技术广泛应用于我国多种武器装备和型号的研制,中国炮兵也因此如虎添翼。该技术获得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,王泽山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摘得三项国家最高科技大奖桂冠的“三冠王”。

让中国古老的发明绽放新活力

63年的耕耘让他最终成为201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获得者。然而,在学生心目中,年过80的王泽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“80后”。精力充沛,思维敏锐,玩微信、学开车、网络订票、做flash动画,对新的技术充满了好奇心,而且不惧尝试。

如今,王泽山一年中仍旧有一半的时间在试验场地,带领年轻的团队攀登一座座技术高峰,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兵工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。

60多年的研究生涯,王泽山通过现代技术,将中国人发明的火药在效能、工艺上推进了一大步,推进我国火炸药整体技术实力进入世界前列,使中国古老的发明重新绽放出新的活力。 

扫描二维码
关注陕西传媒网